本篇文章1705字,读完约4分钟

绵阳河边九龙山出土的抚琴陶俑

绵阳双碑出土的笙陶俑

绵阳相继出土的文物足以证明汉代乐队的规模

在现代社会,玩乐器似乎是一种时尚的生活习惯。 许多父母送孩子上各种培训班,希望将来成名不结婚,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培养情操,提高个人综合修养。

关于玩 乐器,由来已久。 在遥远的汉代社会,当时的绵阳人也热衷于乐器,组建了乐队,玩耍了民乐演奏的新高度。

□绵阳日报社文芳阁记者张登军文/图

音律的风源远流长

鼓瑟音律之风,从三皇五帝开始盛行。 《史记·; 封书》中有一个故事,讲的是太帝下令素女鼓五十弦瑟,悲伤,因为帝不能禁止,所以打败了那瑟成了二十五弦。 从这个文案可以看出,在上古五帝时代,有一种叫瑟的乐器,是为帝王服务的。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根据 《史记·》乐书》,古人认为凡音可以用人心,天人可以用声音信息来表达,所以为好人送天报之福,为坏蛋送天报之祸。 于是,舜帝弹五弦琴,唱《南风》诗,天下即位。 那时的鼓瑟音律,有很强的心理含蓄作用。

《史记·》封禅书》中记载了太帝断瑟的背景。 汉朝灭亡南越国,汉武帝召见长于乐律的李延年,让大臣们讨论。 民间祭祀有音乐的激励,但没有朝廷的郊区祭祀。 这个合适吗? 一位大臣谈到了这个典故。

汉武帝听了太帝断瑟的话,有了新的想法。 举行报效南越征伐胜利的神事,第一次融入乐舞,然后开始制作二十五弦琴瑟,这是汉武帝对中国民间器乐迅速发展的巨大贡献。

由于汉武帝让大臣们讨论的问题,鼓乐音律在民间广泛用于祭祀,但事实不仅如此。 汉武帝时期以前,鼓乐音律之风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史记·》陆嘉传》记载,汉惠帝时,吕皇后掌权,陆嘉辞病,卖宝石分给五个儿子,他轮流去儿子们家蹭喝。 每次移动,他都带着10名歌曲和鼓琴演奏瑟的随从。

后来器乐的风更盛了。 《盐铁论·; 据散不足》报道,当时富人家五乐俱全,歌手成群,中产家庭是鸣笊调瑟,郑舞赵讴歌,普通家也听五音。 《盐铁论·; 通》中记载,有点月光族住的是茅草屋顶的房子,经常过着朝歌暮琦的生活,但也喜欢唱歌。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建制频带规模较大

在汉代绵阳,器乐的玩家也不少,即使以建制乐队的形式出现,绵阳相继出土的文物也足以佐证。

绵阳出土文物中,最典型的几件绵阳双包山西汉木棏墓中的出土文物。 考古资料显示,双包山西汉木棏墓1号、2号墓葬中,10件陶编钟、陶编磬相继出土,大部分完好无损,但部分受损可修复。 这些文物的一部分在绵阳市博物馆的陈列室展出。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编钟、编磬都是古代的打击乐器。 在汉代,实用编钟多为青铜制,多在战争、朝见、祭祀时打击演奏,流行于上流社会。 磔是用玉石和石头做的,经常在宗庙节上被打击演奏。

绵阳双包山西汉木棏墓出土的陶编钟、陶编磬,是专业的陪葬冥器。 受厚资多葬、生者般葬礼习俗的影响,双包山西汉木棏墓墓主,生前家中必有编钟、编磬。 从数量上来说,完全是建设乐队的体现,规模还很小。

西汉时的绵阳远离中原,加上地处盆地的特点,大战乱影响不大,编钟、编磬用于战争的可能性很低,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在朝见、祭祀时演奏,但也不排除用于饮食、休闲的辅助表演。 这样的例子从西汉一开始就有,前面提到的陆嘉,就是一个例子,但他的乐队采用的器乐却走向了民间乐器。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值得观察的是,绵阳双包山西汉木棏墓出土大量漆木马和其他生活器具类漆器,2号墓出土银线玉衣残片8件、铜印1件。 《后汉书·; 《礼仪》中记载,供奉诸侯王、列侯、贵人、公主薮,均奉命赠送印玺、玉枋银缕。 专家称,双包山西汉木棏墓可能是王侯级地方高官的家族墓地。 对这样的家庭来说,特别是可以专门玩编钟和编矶等高级乐器的乐队随时演奏对生活感兴趣,这是自然可以理解的。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民乐演奏风靡城乡

至东汉时期,古绵阳乐器民乐特征更为明显,种类更为丰富,涵盖琴、笙、笛、箫等。

考古资料显示,绵阳市和近郊的东汉崖墓上,抚琴俑、笙俑、笛俑、鼓俑等层出不穷,涵盖打击乐器、吹奏、演奏乐。 这完全是现实版的民乐队结构。

这些文物大部分出土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白虎口汉代崖墓群、九龙山汉墓群,也不时出土于涪城区、游仙区境内的崖墓,数量也不少。 从文物出土地域的分布可以看出,当时绵阳地区民乐演奏的繁荣程度,应该风靡城乡。

绵阳出土的陶乐俑,面庞圆润,眉毛纤细,鼻梁高,几乎都是抿着嘴微笑,表情怡然自得。 从九龙山汉墓群出土的抚琴俑,浓眉大嘴,笑容逼真,可见外露的牙齿。 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当时的乐俑者们对民乐表演是发自内心的热爱。

【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从这些陶俑的服装和面部描绘可以看出,他们表现出高雅的气质,生活水平应该不错,日常表演的场所水平也不低,是当时特别的社会群体。

东汉崖墓出土的陶乐俑种类多、数量多,证明墓主生前欣赏音乐是常态。 他们可能是自己演奏,也可能是专门支持演奏队的。 当然,也不排除民间自发乐队,专门为民乐演奏赚钱,可能是现在民乐的原型。

这样看来,汉代绵阳人还是很享受精神生活的。 例如,绵阳市博物馆收藏的一群抚耳俑,跪在两腿上,身体稍偏左,闭上眼睛,举起左手聆听。 这些陶俑服装,应该是有钱、闲散的阶层,看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是醉了。

李志

标题:【快讯】汉代绵阳人将民乐演奏玩出新高度

地址:http://www.mqxmq.com/myjy/16002.html